• 2007-12-30

    13:18:12
    by
    旅行

    NY归来

    第二次去NY的感觉,竟然和第一次完全不同,也和上次去加州的疲惫的感觉完全不同。第一次去之后,感觉就是不喜欢这个城市,太大太脏太乱而且交通超级的拥挤。然而这一次去之前和旅途中都做了不少功课,而且北风同学把机票酒店都包办了完全不需要我操心,旅行的心情竟是无比的舒畅。第一次充分体会到大城市的好处,就是公共交通很方便,$2的地铁随便坐,还能免费从地铁转公车或者从公车转地铁。所以我们基本上都是靠着两张MTA cards和两双腿,穿越纽约的大街小巷。而且在NY走路,完全不会觉得孤单,因为大街上熙熙攘攘的都是人,操着各国语言,在这里不会觉得自己是异类。不过NY诡异的地方在于,一条街上是繁华盛市,霓虹灯车灯人声鼎沸;到了下一条街就变成了灯光昏暗黑色的垃圾袋沿街摆路上空无一人;真的是只有一街之隔的距离。第五大街上有LV的专卖店,然而圣诞节当日店面关门的时候,街边摆放的地摊上,同样有LV标志的棕色包肆无忌惮地向人吆喝。这一天一地,竟然是和谐并存的。
  • 2007-12-22

    02:45:53
    by
    旅行

    圣诞

    其实我们不信教,所以是不是圣诞真的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美国人其实都满识趣(或者是为了避免歧视),最近这几年在电视上或者生活里经常看见说的不是Merry X‘mas,而是Happy Holidays。恩,大家都happy,管它是X’mas还是什么什么.... 早上来的时候看见老板在每个人的桌子上放了一只Lindt的Reindeer,照理说我应该是感谢(其实我也表达了我的感谢),但是内心里还是抑制不住地不屑。呃,也许用的词不对,也许我真的不够感恩,但是但是我去年新年的时候给我那几个侄子侄女的小礼物是三个一盒的Reindeer啊,现在这都变成了我们实验室里三个人才共享一盒。不过话说回来,以前老板手底下,连只Reindeer都没(但是有自由啊,心底里有个声音呐喊)。

    Anyway,今天晚上打算去吃Oyster Bar,因为北风同学忽然用10块钱人民币的4只大生蚝刺激到我。Oyster Bar网站上说是年底特价,不过都要1块钱一只。就算是美元再贬值,还是贵得离谱啊。昨天说起我似乎对什么都没有兴趣,今天觉得,嗯,我还是对吃的有兴趣,仅此而已。

  • 2007-12-20

    06:24:04
    by
    旅行

    泪奔。

    其实,我本已经做好了打算,趁着等H1签证的空档,立下壮志雄心地把GMAT考一考,这样兴许还能赶上申请的末班车,兴许还能脱离这苦海。只是只是,这H1,怎么竟然又下来得这么快,害得我每天早上起来都觉得生活没有乐趣。这些天实验室的生活都很空闲,败家狂人败完一轮之后忽然对败家没了兴致(你相信么?),于是从CD上狂下一堆GMAT的参考资料。其中有LSAT的逻辑真题。35分钟25道题,本以为时间绰绰有余,结果竟然34分30秒的时候还有一道题没有看。Bummer。接着看答案,25题里我竟然错了13题,泪奔。亏得我还曾经心存幻想两个星期之内攻破GMAT。

    今天没有新图,因为图都存在相机的SD卡里。找旧图的时候赫然发现我现在比毕业典礼的时候,也就是半年前,脸上整整瘦了一圈。新实验室就是压迫啊(有个声音说.... 其实你还是很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