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08

    11:41:35
    by
    珞珞

    6月

    6月实在是太忙碌了,忙碌得我都不想去回忆,所以本来早应该写的6月一直一拖再拖。

    2年一次的会议,是在 6月初。注册的时候压根没想到会有宝宝,等到要出发的时候,肚子里面的宝宝已经是2个多月了。但是poster已经做了,talk也已经安排好,连接下来 开完会在boston游玩的酒店都已经订好,根本没有退路。也就顾不得头3个月要小心谨慎的说法,硬着头皮上。实验室的一贯习惯,大家都拖到最后一分钟, 以至于星期天一大早的飞机,星期六一大早大家都还到实验室报道做presentation rehearsal,幸好一次过没有大的修改。星期天一大早6点钟起床北风送到车站,然后直接飞到波士屯,在那里等了1个多钟头,等老板的飞机降落,几个 人一辆车,一个多小时奔向目的地。其间老板决定在半路的legal seafood吃午饭,不由得谢天谢地我没有吐的习惯,上来多腥的海鲜都能面不改色地从头吃到尾。没想到那竟然是接下来5天内吃的最好的一餐。

    开 会的地方是一个很小的college,住的是学生宿舍,吃的是学生食堂。3个人一间房,没有空调,没有独立卫生间,一层楼也就5个卫生间5间小浴室。床垫 上都套了一层塑料膜,据说是防止新生初入学会不小心尿床... 感觉回到了大学时代,好多好多人一起住的时候。令人重游往事的不仅仅是这些现在看来如集中营般的生活,还因为室友之一是多年不见的大学同学。聊起好多好多 事情,过去现在将来,她也顺带传授了我好多妈妈经,两个人在那些忙碌的开会日程中,竟然可以聊到半夜1,2点不厌倦。住的宿舍走道里还遇见过前任老板,老 太太听说我怀孕了之后第一反应是抱着我,用她的小肚子蹭我的小肚子,特别高兴地说"oh yeah I definitely feel something there",然后就问起我们是计划内还是计划外,是打算提早知道性别还是打算留到最后一刻。不由得感慨前任老板和现任老板的差别,当然现在的我也不需要 前任老板付钱,没有涉及到她直接的利害关系,祝福自然也就更随心一点。而到了后来的poster section,因为分猪肉的关系,我的poster被牺牲掉300块钱直接飞到了前任老板的现任博后手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300块呃,够我给我们家宝 宝买个很漂亮的婴儿床了。幸好,回来之后没有几天,就收到PLoS Genetics的email,说文章被接收了,文章的内容正是poster里的,而那位现任博后的文章,还遥遥无期呢。这也算是对我的成绩的最大的肯定 了。

    5天的集中营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地结束,老板开着车子把我们丢在了downtown Boston,大家就寻了车站各觅东西。同行的实验室里的K同学是知道我怀孕的,所以走楼梯做地铁啥的,都很自觉地帮我把行李箱拎下楼梯,另外一位A女生 是不知道的,所以相当地郁闷为什么K同学压根没有主动帮她拎行李的打算。上了地铁,一路奔向早已经预定好的酒店,等待着北风同学飞过来和我会合,其间自己 还跑去chinatown吃了好久没吃得烤猪肉,相当美味。北风同学的行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最早的时候定的直飞航线,因为AA取消了直飞只能转机, 然后转机又延误了3-4个钟头,等到了酒店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一点。后来离开的时候,是早上6点钟的班机,害得我们得坐早上4点酒店的shuttle奔机 场。可怜的我在集中营轰炸之后又没有休息够,喉咙沙哑身体不支休养了一个星期才缓过来。当然在boston那两天吃得还是很爽的,北风同学提前做好功课, 孕妇吃龙虾没事,于是我就放心大胆地开吃。再次感谢我们家宝宝让我没有吃啥吐啥的习惯,好好地享受了好几餐龙虾还有早茶。

    回来休养了一个星期去ob那里例行检查,一秤,比上一个月去的时候还轻了0.5磅,集中营的日子果然害人不浅啊。说起生病但是啥药都没吃,ob说其实我可以吃得,她开的那个单子上那些otc都可以,但是我可不敢冒那个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