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08

    11:41:35
    by
    珞珞

    6月

    6月实在是太忙碌了,忙碌得我都不想去回忆,所以本来早应该写的6月一直一拖再拖。

    2年一次的会议,是在 6月初。注册的时候压根没想到会有宝宝,等到要出发的时候,肚子里面的宝宝已经是2个多月了。但是poster已经做了,talk也已经安排好,连接下来 开完会在boston游玩的酒店都已经订好,根本没有退路。也就顾不得头3个月要小心谨慎的说法,硬着头皮上。实验室的一贯习惯,大家都拖到最后一分钟, 以至于星期天一大早的飞机,星期六一大早大家都还到实验室报道做presentation rehearsal,幸好一次过没有大的修改。星期天一大早6点钟起床北风送到车站,然后直接飞到波士屯,在那里等了1个多钟头,等老板的飞机降落,几个 人一辆车,一个多小时奔向目的地。其间老板决定在半路的legal seafood吃午饭,不由得谢天谢地我没有吐的习惯,上来多腥的海鲜都能面不改色地从头吃到尾。没想到那竟然是接下来5天内吃的最好的一餐。

    开 会的地方是一个很小的college,住的是学生宿舍,吃的是学生食堂。3个人一间房,没有空调,没有独立卫生间,一层楼也就5个卫生间5间小浴室。床垫 上都套了一层塑料膜,据说是防止新生初入学会不小心尿床... 感觉回到了大学时代,好多好多人一起住的时候。令人重游往事的不仅仅是这些现在看来如集中营般的生活,还因为室友之一是多年不见的大学同学。聊起好多好多 事情,过去现在将来,她也顺带传授了我好多妈妈经,两个人在那些忙碌的开会日程中,竟然可以聊到半夜1,2点不厌倦。住的宿舍走道里还遇见过前任老板,老 太太听说我怀孕了之后第一反应是抱着我,用她的小肚子蹭我的小肚子,特别高兴地说"oh yeah I definitely feel something there",然后就问起我们是计划内还是计划外,是打算提早知道性别还是打算留到最后一刻。不由得感慨前任老板和现任老板的差别,当然现在的我也不需要 前任老板付钱,没有涉及到她直接的利害关系,祝福自然也就更随心一点。而到了后来的poster section,因为分猪肉的关系,我的poster被牺牲掉300块钱直接飞到了前任老板的现任博后手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300块呃,够我给我们家宝 宝买个很漂亮的婴儿床了。幸好,回来之后没有几天,就收到PLoS Genetics的email,说文章被接收了,文章的内容正是poster里的,而那位现任博后的文章,还遥遥无期呢。这也算是对我的成绩的最大的肯定 了。

    5天的集中营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地结束,老板开着车子把我们丢在了downtown Boston,大家就寻了车站各觅东西。同行的实验室里的K同学是知道我怀孕的,所以走楼梯做地铁啥的,都很自觉地帮我把行李箱拎下楼梯,另外一位A女生 是不知道的,所以相当地郁闷为什么K同学压根没有主动帮她拎行李的打算。上了地铁,一路奔向早已经预定好的酒店,等待着北风同学飞过来和我会合,其间自己 还跑去chinatown吃了好久没吃得烤猪肉,相当美味。北风同学的行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最早的时候定的直飞航线,因为AA取消了直飞只能转机, 然后转机又延误了3-4个钟头,等到了酒店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一点。后来离开的时候,是早上6点钟的班机,害得我们得坐早上4点酒店的shuttle奔机 场。可怜的我在集中营轰炸之后又没有休息够,喉咙沙哑身体不支休养了一个星期才缓过来。当然在boston那两天吃得还是很爽的,北风同学提前做好功课, 孕妇吃龙虾没事,于是我就放心大胆地开吃。再次感谢我们家宝宝让我没有吃啥吐啥的习惯,好好地享受了好几餐龙虾还有早茶。

    回来休养了一个星期去ob那里例行检查,一秤,比上一个月去的时候还轻了0.5磅,集中营的日子果然害人不浅啊。说起生病但是啥药都没吃,ob说其实我可以吃得,她开的那个单子上那些otc都可以,但是我可不敢冒那个险。

  • 2010-08-19

    02:20:18
    by
    珞珞

    5月

    我想我是属于比较好好运的那一类,从怀上宝宝开始,基本上就没有遭什么罪,好多人都有的morning sick,在我身上都没有发生。头2,3个月,就是觉得胃不是特别舒服,吃少了饿,吃多了撑,但是这在怀孕前就有,也就习惯了。比较明显的症状也就是吃完 饭容易犯困,午饭之后因为是在实验室,开始干活转移注意力就不困了,晚饭之后经常就是往沙发上一躺不省人事,还得北风得在下班做饭洗碗全包。

    5 月里想着要开始办H1B的renewal,因为预产期在12月底,刚好H1B满3年,怕是万一renewal的没有办下来,在gap期间医疗保险不知道给 不给cover,所以打定主意要和老板提前说早点办。因为要在实验室继续下去,又因为老板是出了名的用人狠,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在她实验室里待很久,更没有 听说过谁在她实验室里怀孕生子,所以干脆在提renewal的时候把怀孕的事情告诉她,其时未满3个月。果然不出所料,告诉老板之后,她的第一反应就是: 你得在生小孩之前把该干的活干完,把该写的paper投出去。后来过了大概2,3分钟,她才想起来说congratulation. 出来和实验室里的某位同学偷偷说,他说,你应该这么理解,她知道小孩生下来有一堆事情,她是过来人,她也是为了你好。再回来和北风说,北风说,这好啊,至 少她想啥说啥,不像你前任老板,表面上乐呵呵抱了又亲,心底想啥你都不知道。再后来和另外一个很相熟的男PI说起我怀孕的事情,他的第一反应也是,那你赶 紧把paper先投出去再生孩子。果然PI们的想法都是一样的...

    5月里满8周见了ob,北风陪着去的。ob的态度极好,上来就用 office里极简单的仪器做了个超声波。可以看见小小的宝宝心脏吧嗒吧嗒地跳着,黑白屏上一闪一闪。我们梦想的双胞胎没有实现,只有一个宝宝,但是她的 小心脏跳得好高兴。没有激动没有落泪,就是觉得很神奇,瓦,真真实实地看见她在里面了啊。后来就被抽了5,6管血,把所有该测的都测了一遍。还顺便把 pap smear做了一下,两人就高高兴兴地捧着宝宝的黑白照一张回家。

  • 2010-08-19

    02:18:36
    by
    珞珞

    4月

    2,3月的时候,忽然决定,我们要个宝宝吧。其实和北风结婚很久了,家里人都催着要抱孙,但是我的不安定感总作怪,觉得有太多不定的因素,生下来小孩子, 没有办法给他/她一个良好的环境,还不如先不生。但是那个时候,两个人忽然就觉得了,我们开始尝试一下吧。看看周围的人,似乎都要好几个月才能成功,那我 们也开始,也许过上几个月半年啥的也能有。4月初算准了日子正儿八经地隔天来一次,还靠墙竖腿竖了15分钟,竟然竖到睡着了。心想着这权当是用来减腿部肥 肉。到了4月21日,结婚6周年的日子,离period还有2天的时间,我吵着嚷着说要用试纸测有没有怀上。北风开始怎么都不同意,因为担心不成功我会失 望,而且家里剩下的唯一一根试纸已经过期大半年。我说反正是过期的,不测白不测,测了没有我也不会太失望。最后他没有办法,就让我测去。果然女人的第6感 很准,果然那过期的试纸上明明白白地显示2条线,就是说,我们第一个月的尝试,已经让宝宝迫不及待地进驻我的肚子里。那种感觉很奇妙,竟然就有了,竟然有 个小人在我肚子里扎根了。好像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她就出现了。后来晚上,北风又跑去店里买了新的试纸再测,还是很明显的两条线。毫无疑问,宝宝真的来 了。

    随后的日子,就是打电话预约ob。本来想约本校医学院的ob,结果打过去人家竟然和我说要等到8月份才有空位接受新病人,我能等,肚 子里的宝宝也等不了那么久。后来约到了一个印度女医生,也算是本校系统里的,而且office刚好在坐车上班的metro线上,也就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想法 约。说是第一次见要等到8周的时候,太早了也见不到。因为有宝宝三个月内比较小气的说法,所以也没有和周围的朋友们说,自然也没有请人推荐比较好的ob。 后来发现,其实约的ob也还不错,比较近能省不少时间,而且一直都看得是同一个ob,比较省事。不像本校医学院的ob,一个group里有6,7个医生还 有一堆实习医生,每次碰见的都不一样,最后接生的是谁都不知道。

    有小baby的事情自然忍不住要和家里人分享。后来满三个月北风去打球,遇见一个香港朋友说起这些来的时候,她的说法竟然是头三个月不能让家里老人知道,要不然对老人不好。弄得我们心里忐忑不安,幸好宝宝在肚子里高高兴兴风平浪静地过了3个月。规矩真是多到防不胜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