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01

    10:55:43
    by
    生活

    到医学院上班之后,便开始了每天坐公车的日子。这样子的日子,真的是很有上班的感觉,早上9点之前踏入实验室,只不过不能准5时下班,下班时间也许是5:30,也许是6:00,也许是7:30。上下班高峰期的metro,是10分钟一班,而非高峰期,则是20分钟一班,错过了,就眼睁睁地看着它走远,只有跺脚的份。Metro上有不同的人种,做着不同的事情,有人发呆,有人睡觉,有人说话,有人煲电话粥,有人看报纸,有人看paper,嗯,research paper的paper,还有更多的人,耳朵里塞了耳机,听的也许是ipod,也许是收音机,也许是能播放音乐的手机。于是在上班几日之后,我就和北风说,我也要听耳机。于是北风就把他的MP4送给我,我美滋滋地下了好多好多东西在路上听。先是听了一段时间音乐,后来觉得听来听去都是几首老歌,便决定开始听书。听的是Who moved my cheese,还有克林顿自己说书的My life,其实听书真的比看书容易,不需要一页页地翻,不需要特地找时间来看,耳朵里塞上耳机就足够。可惜的是,mp3的文件,不象普通磁带一样,可以随时停止之后过些时日接着往下听,每次坐车到了医学院,往往一个mp3文件还没听完,就被迫停止了,下次再开机的时候,又得从头开始。就在这颠颠倒倒之间,还是听完了Who moved my cheese,合着最近的感触,便有了这么一句,Never ever make yourself feel too comfortable....

    昨天下载的是卡农D大调。以前听卡农D,是在中学宿舍里睡觉前听的让人心神宁静有鸟语的古典乐曲,而现在听卡农D,则是在嘈杂的Metro车厢里,迎着清晨的阳光,把音量调高,倒是别有一种震撼。还听到风之色彩,想起很久以前写的凡人志,竟然那么遥远。

  • 2007-07-30

    04:05:33
    by
    生活

    七月末

    7月末的周末,做出一些轻如棉花的蛋糕,被我一口气消灭了三个。

    想起写blog,发现竟然忘记用户名和密码,折腾了许久幸好还没有被blogbus直接毙掉IP地址。

    忙到没有言语,却有止不住的眼泪。其实更多的是彷徨,因为对于生物总是缺乏太大的热情,却有不知道什么更适合自己。

    多谢麦子的花~~~~~~~~